Communication Patterns

about talking and communication

有一句话是说,自古深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与人交谈沟通也挺讲究套路的,记录一点自己的感受。大致上从两个维度来谈谈,其实主要就是理性和感性吧,理性的维度就是说谈话组织是不是严谨准确,感性上就是内容是不是能够吸引人。如果对应到音乐上,理性的层面就是旋律节奏是否演奏准确,感性的层面就是否有音乐性。

严谨准确

做到基本的让自己了解别人,让别人了解自己。力求严谨准确表述清楚大概就是最基本的要求了。还有一句话就是说 All the meaning of the education is to change the mirror into the window. 首先在心态上应给是一种相对open的状态,然后在技术上再注意注意。

具体技术上也是看到了这句话才有一些启发:

Small mind talk people
Average mind talk events
Big mind talk idea

常听一句话,对事不对人,或者说不要judge别人,与其这里说small,我更愿意用cheap,因为评价一个人(或者说是general的评价)太容易了,几乎见了第一面就可以得出喜欢,不喜欢,没感觉,还不错,这种表述。所以是cheap就是不用太多的思考。cheap的东西容易上手但是不够精致与美味,仅适合寒暄。

仅仅停留在寒暄那可能仅仅是客套,也不想进行有深度的交流。events大多是客观的事情,相比对一个人或事情的评价,大家更愿意听为什么有这样的评价,什么事情导致了这样的评价。

更严谨地说,talk people 或者 only subsject evaluation cheap的原因是,没有通过列举event把表述bound起来,所以让别人觉得莫名其妙或者难以沟通。比如:

“他这周天天上班迟到” -》对工作不够认真

“他这周天天上班迟到,因为他的孩子住医院,要熬夜照看”-》因为家庭耽误了工作

“他这周天天上班迟到,因为他的孩子住医院,要熬夜照看,但是并没有因为这些耽误了项目进度”-》平衡了工作和生活,令人敬佩

可见event可以得到不同的evaluation,不同的results仅仅在特定的case下有效,general的说他不认真或者是因为家庭耽误了工作,都是不够严谨准确convincing。

对于idea,其实比较广,可以是通过这个event有什么启发,比如下一步怎么做,别人的事情让你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触,之前的想法又发生的什么样的变化,或者是自己的感想,通过这个事情对原本的事情又有了怎样的新的认识。这里会用到更多的逻辑,比如因果啊,迁移啊,类比,或者推理,假设等等。

自己表述的时候有两个lesson:

  • 在给结论或者是说argument之前一定要有events做铺垫。

  • 避免cheap的主观评价以及单纯的event陈述。单纯地描述event而不给conclusion,就是所谓的拉家常,这样谈话多了会让人感到boring。也让别人难以接话。比如“今天天气挺好” “白云很白” “海水很蓝” 说白了这是废话。会交谈的人可能会根据这个给一点结论使用一些逻辑作为引申,避免尴尬,但是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这么有耐心或是愿意主动去思考来避免cheap talking。

比如同样的场景,如果换成下面的表述:

“天气这么好,真是适合出去郊游,但是一想到下午还有工作,没法出去,感觉浪费了这样的好天气”

“多么蓝的海水,看到之后让人心情感到很舒畅,仿佛和大自然融入到了一起,有一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很简单的event到idea的提升,就让谈话的内容变得colorful,相比于仅仅说“天气很好”“海水好蓝”,可能大部分人更愿意和那种通过 “event” 升华到 “idea” 的人进行交谈吧,一个idea往往会催生另外一个idea,而单纯地event叠加可能会让人觉得平淡甚至无趣。所以自己表述的时候要注意完整性,看看自己的内心,把通过event想到的事情都表述清楚,同时给结论的时候也不要忘记event来bound自己的argument。

表达动人

好多事情从90分到100分其实都是非理性的东西,比如考试时候状态是不是好,运气成分怎么样。如果仅限于谈话的表述上的话,有一句话有启发:所谓笑话,是一个有趣的人讲了一句话。而并不是一个人讲了一句有趣的话。

其实就是所谓的语音语调或者表述的节奏。这个与个人的气质,性格文化背景讲话时候的语言神情有很大的关联。比如同样的话,用一些方言讲出来听起来就蛮有趣,有些音节和口语在表达同样的事情上就有不同的效果。同样的话,接受多播音训练的人讲出来就清楚很多。

这点自己也不是做的太好,慢慢体会吧。总觉得有一些灵性和个人气质的东西在里面。总而言之是,通过表达传递出的积极和幽默的情绪比较更能打动人。除了语音表述本身的气质外,有时候观察那些说话幽默的人,也想到些通用的准则。

比如抖包袱的时候,应该做好足够的铺垫,有重点地介绍周围环境如何,让听众入境,之后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在铺垫的时候,自己要忍住不能笑,要一本正经的表述,虽然心里很想笑,但还是要很平常的叙述,直到有笑点出来。

比如说话的节奏感和表述的清晰度,讲一个好玩的故事比说了一句好玩的话要难很多,中间涉及到的技术点当然也比较多了。在讲述的时候,完整性还是比较重要,客观阐述的时候比主观表达还有难很多。

typical的表述就是,比如有一次,怎么样怎样,他说了什么,我又说了什么,结果怎么样等等。这种时候听众需要的不是你自己说,真好玩,真有意思,真累啊这样的话,这种话似乎是说来给自己听的。而作为语言表述的一方,应该使用简练生动的表述,让对方也有类似的感触。

比如相比于单纯直接地说,我很累,用如下的表述更有效果:昨天凌晨的飞机,今天一早下了飞机,回家赶忙换了衣服,就去见客户,下午开了3个会,忙的连一口水也没顾得上喝,晚上的时候车子的车胎又爆了,处理好之后回到家都已经11点多了,明天早上还要去修理厂取车。

更多非理性因素

“刚刚在电话里面,你听起来有点生气啊。把我当成一个人,你当然会生气。要是把我当成一个女人,你就不会生气了吧” –《山本耀司:我投下一枚炸弹》

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因素,统统放在所谓的非理性因素这里。

是否想讲话

有的时候别人就是不想和你说话,比如工作了一天很累,或者是经历了什么事情心情很不好,或者甚至是饥饿疲惫的时候,血糖低什么的,没有多余的能量耗费在讲话上,这个时候要能通过察言观色看出来,就给别人留一些空间,不要过分push别人讲话。就像对待猫咪一样,let cat decide when to pat.

warmup

有的时候需要谈话的人引导调整,这个与之前的一条挺矛盾,因为有的时候为了达到一些主观的目的,即使明知道对方不想讲话,也非得讲,比如要诉诸什么请求之类的。这个时候通过问题引导别人比较重要,在说自己的argument之前,多通过event的方式了解了解信息,也说一些自己的信息,然后双方对整个谈话的context有了比较好的认知之后再进行交流argument或者idea的阶段。

包容心态

如果谈话的对象不在状态上怎么办,不一定所有的人都有small average 到big的意识,人无完人,自己注意的同时也不要嫌弃别人。因为谈话的过程是双向的,有问有答,不同于一个人自言自语。注意问题引导比较重要,首先是在别人说的时候,分清楚别人说的是 subjective evaluation,objective evaluation 或者是 idea, 哪一种,主观到客观:

“他真讨厌”“这是个让人喜欢的地方” “这周无聊啊” “还不错”。。。

<常见的主观感受,这个时候尝试上升到event>

“为什么这么说呢”,”举个例子说呢”,”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感想呢”,”怎么会无聊呢?”,”都有什么好事”

<这个时候插入自己的主观判断是很有技术含量的,比较难把握,一方面引入想法主观评价可能会挑起话题,

引起别人表达的欲望,另一方面可能会偏离别人的主线,引入自己的主线>
“大众评价都很好啊,怎么会觉得这个电影无聊呢?” “这个地方不是有。。。嘛,怎么会觉得无聊呢”

<潜意识里划分了阵营,就是你站在和谈话对象对立的观点,引入的时机要小心>
要引入自己的idea的时候,比较保险的方式是使用一些积极的idea,说白了就是,要在适当的时候做一只“舔狗”。。。适当的奉承吹捧。

event交流的不够充分的时候,不要轻易的就说一些argument,或者多问问别人,就像做题目一样,题目阅读清楚才能开始回答问题啊。所以引入个人建议或观点的时候也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事情,引入的过早别人就会觉得你没有倾听或者在敷衍,一定要在进行到event比较充分甚至有一点idea的时候再去说自己的建议。
push别人从event上升到idea的过程也挺有意思,主要是设法引入逻辑思考,将那些常用的逻辑方式运用起来:

比如设置情节的假设:
“下次有类似的电影还会去看吗”
“下次他约你出去你还会去么”
“下次还一起玩吗”
“掉到水里先救谁”
代入型的假设
“你想成为这样的人吗”
“如果这样那样你会怎么做呢”

大概到这里三个层次就发展完了,之后如果想对话继续发展,就可以引入自己的观点或者是针对刚才没有注意的events细节进行从events到idea的引申。三个层次引申完就可以考虑新的topic,不要总是抓住一个topic不放手,一个话题的发展也是有起承转合,春晓秋冬的节奏,不可一直保持温度。

使用conclusion倒逼

这个感觉有点像是在利用反证法,因为有的时候大家不会把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会说一些敷衍的想法或者感受,要是你们围绕着这些敷衍的内容问,多半还是敷衍的交谈。你要是能说出其中不make sense的地方,对方就知道没法敷衍你,需要实实在在的讲。

“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
“真没事?”
“真的”
“都看见你流眼泪了,还说没事儿”
“流眼泪那是风吹的”
“刚才一直在屋子里,哪来的风啊,你是怎么流的眼泪?”
“因为打了个哈欠流眼泪”
“刚才还说是风吹才流眼泪”

这个还要给自己提一个醒,讲谎话或者敷衍别人,对于那些逻辑很好或者认真倾听的人,是很容易被揭穿的,要么就不说,要说的话就表述的比较真诚。或者当下别人看不出来,但是长久总能分辩的出。

非理性中断

有一句话叫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对于不使用套路的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比如会抛出一些口头语,或者所谓的“脏话”,让你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者比如女孩子哭,小朋友闹,心中有气,悲从中来,这种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仿佛语言都是无力苍白的。可能肢体语言的力量这个时候更有效。

装糊涂

老话讲难得糊涂,有的时候揣个明白装糊涂也是一个方式,主要是不想把问题说的太明白,也不会挑别人讲话中不合逻辑的地方,让别人舒服一些,就是所谓的含蓄,但总有个度和场合的问题,需要把话讲明白的时候,太多的含蓄就不好,如果对方也是一个心知肚明的人,会心有灵犀,如果对方也糊里糊涂,含蓄反而会说不清问题,甚至是感觉在回避问题问题,不利于交谈。

避免使用一些小词

常常言者无意,听者有意。特别是表明态度以及自己有些生气不满的时候,常要做到慎言。有些随口的小句常常容易激怒别人,努力养成那种说话之前在脑子里过一下的打腹稿的习惯,比如这种 “你看你。。。 还不如我弄的。。。你看你这人如何如何。。。你听我的。。。” 大概率上,句子中含有太多的“你,我”这样的话,都是比较容易触犯到别人,引起更多口角,要特别小心使用。事实上这些话更多的是一种表达情绪的句子,除了容易引发矛盾,无更多益处。甚至同样的句子,避免掉你,我这样表明立场的词,都能变得柔和一点。当然是在不影响理解的情况下,好多时候要是实在想说你怎么怎么样,我怎么怎么样,这个时候可以用对方的称谓代替你这个字。或者在脑子里再想一下,看看能不能换一种表达句型。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