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 Food Story

据说人总是对绝对的幸福感麻木迟钝,而对相对的幸福感特别敏感,觉得郁闷无聊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想想吃的东西,也算是一种治愈吧,想想小的时候常常牙痛,吃饭都没胃口,现在拖着那几个补过多次的牙齿勉强还能大快朵颐,也算是幸福了。

Ulagidon

同学说鳗鱼饭应该叫做Ulagidon,eel被人类吃的都快灭绝了,所以现在有机会就要多吃。

似乎只在sushi中见到过eel的食材。日料通常精致讲究,拉面,生鱼片,sushi,我大概最爱sushi一点,拉面也还可以。对于生鱼片我实在是吃不出来有什么新鲜食材的美味的感觉,sushi总还算有点温度。加上一点芥末,边吃边流泪的感觉似乎也还不错。有的时候不小心芥末放多了一点,泪眼朦胧,辛辣刺激,脑袋也变得晕晕乎乎,似乎一些心底的小心思也都得到了释怀,就像是很久以前和同学毫无顾忌地喝酒,所谓以芥代酒吧,那各位,让我们一起干了这口芥末。

Mild spicy please

如果和一个新认识的女孩子约着一起吃饭,那我八成会选Hmart旁边的Toufu soup吧,口味会选mild spicy。Korean的餐厅都会上一些小菜,无话或者脸红,都可以随意吃几口菜来做掩饰。豆腐汤,不会吃的太饱也不会不够吃。要是本来就很饱,就只喝汤,要是吃的不够饱,就把汤喝个干净再抹嘴。自己有自己的一份,又有一些小菜可以共享,既有些心思open给对方,同时又保持一点距离。既然是请别人吃饭,让别人感到mild,大概是Korean Tofu Soup比较特别的魅力吧。

Tea Plus Noodles

不管在偏僻或者是国人再少的地方,大概在附近都能找到“油姜葱糖”的中餐。最近常去一家Tea plus noodles,感觉是很有特色的名字,就连出店门的时候别人说一句baibai都会心里很感动。burguer与sandwitch似乎必然安抚不了倔强的中国胃,几十年来的习惯毕竟还是拗不过,有的食客忍不住吃中餐却又刻意说,告诉师傅要“少油少盐!”。中餐的spicy和日料sushi的芥末的spicy是不一样的感觉。中餐的spicy会让你觉得又辣又香,是满头大汗直呼过瘾的那种。

Brocoli吃的多了似乎也就默认了这是中餐的常见菜式。brocoli怎么会和鸡肉放在一起,我以为要么brocoli单独做,要么鸡肉单独做。

去中餐厅常能碰到一家几口,夫妇两人带着好多小孩老人。两张桌子拼成一张大桌子,桌子的一边,老人会很认真的点菜,琢磨到底是西湖牛肉羹还是桂林米粉,桌子的另一旁,小朋友们对youtube上的动画片更感兴趣,他们一口一个my god,发音地道表情夸张乐在其中。中年人们话很少,忙完了孩子忙老人。偶尔说起墙上的海报,讨论起这家店是四川风味还是成都风味,“以前这店不是陕西的么?”这话题起了兴趣,于是讲到了秦岭,讲到了高铁,讲到了”我那年怎样怎样”。

Bowl Please

开始的时候过去chipotle或者是Moe总是点britol的,后来发觉自己的饭量和身体一样都是渐衰。有一段时间是一直不知道Guacamole应该怎么样发音,这种时候就应该说 every thing but pickle please。那些常常过来的人就干脆说成Guaca,Guaca的味道有一种夏日假期周末中午的孤独感,自己常常做在靠近窗户旁边的位置,很久也看不到一个人,怎么说呢,这样的生活少油少盐少辣多清凉多健康,但总是缺了些滋味。

Extra ketchup please

学校附近有一家叫做RU hungray的sandwitch店,周末和放假的时候有时候很晚找不到吃的地方会过去那边。大概是因为24小时营业,感觉很良心。店里提供的sandwitch也很良心,都是以fat开头。我常点一个叫做fat beach的sandwitch然后加extra ketchup,总是担心自己讲成fat bitch。

Six inch italian bread please

subway的好处就是便宜且快速,很久以前记得yq门口也有家,当时还觉得是蛮高级的地方。才知道一半的面包要叫做six inch bread。有一段时间常常吃ginger sesame checken 后来发现turkey口感也不错,主要是容易咀嚼味道也还上口。

Kheer

最近偶尔会去一家印度菜的餐厅,主要是因为提供自助餐,方便且便宜。大概印度菜比较适合我这种牙齿不好的人,感觉就是煮的稀烂的各种菜配着鸡肉和米饭和神奇香料。有一个点心很好吃,叫做Kheer,貌似叫做米饭布丁(rice pudding)吃起来有点像融化的冰激凌,冰冰凉,有些甜的味道,但又不是太腻,又能尝出来一些牛奶的味道,总之是很让人回味。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