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Hu story

FDY

很长时间之后,在高规格的节目里突然听到某个熟悉的名字,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那种感觉就像一部经典电影的台词所说的,”我不需要你亲口告诉我,我要从别人口中听到你的消息”。

过去的联系仿佛在过去的时空才变得有意义,转换了时空之后似乎事情就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常见的客套寒暄以及恭维似乎都是带有目的,而时空的变化仿佛就是将人们不断地割裂在了不同的世界,这割裂甚至很难让人找到一个有意义的借口来尝试将不同的世界进行拼接,刻意的寒暄仿佛如同过节时候群发的短信一样,热闹之中透露着一些苍白。

但是听到好消息还是会有莫名的高兴啊!特别是有过共同经历的人,心里就会想之前她是什么样子的,然后对比如今的样子,会感叹时间的变化以及做出的了不起的成就。

事情往往始于一个动机,成于持续不断的投入和努力,而想要变得有影响力,并且被人们所熟知,似乎就并非有意而为之了,那或许是上天对于持之以恒的人的嘉奖。

比如一个简单的例子,想想很多年以前在博客流行的时代,很多人会用这种方式来记录自己的生活,应该算是最早期的内容创作者,似乎那个时候更纯粹一些,仿佛并没有很多所谓的流量和广告,好的内容会吸引很多人的关注,再到微信公众号以及微博慢慢变的流行,现在的短视频,以及各种up主,持续坚持输出的人往往更能借助平台的优势,有稳定的流量,甚至实现内容的变现以及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双赢。

虽然也会发牢骚啊,会说fdy的思想政治工作就是强加给人意识形态上的刻板印象,好的大学里哪有时间成天忙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志愿活动和社会工作,应该是更加open,有更加多元化的机会,那种还未被磨灭的热情应该更加被用来培养如何找到自己的定位和找到自己的人生追求,但想想似乎自己也要求的太高了吧。或许fdy更多的是做好一个底线的工作,比如避免学生们在开始的时候就产生对于生活和社会极端的想法,在生活上照顾遇到困难的同学,至少在开始的时候能保证至少他们能成为普通的人,不想太多,讲规则,服从纪律,随着大流走,其实也是很多人的幸运了。至于锦上添花的工作,就不需要再强加给fdy了吧。

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去带动别人或者是俯身下来为别人服务,哪一种更有意义呢?其实很难说的清楚,可能还要看什么时候能发挥出自己独一无二的价值。说的这里我甚至有点嫉妒现在的学生了,或者我还是很想再做一回学生,还是一样的老师,只是现在的老师成为了一个学生能挂在嘴边和别人炫耀的人了,这个老师应该是更有力量更温暖的人吧,比如在学生面对专业困惑的时候,她能举例过去的学生,说起不同的路和选择用来提供参考; 比如在学生厌烦了所学的专业,她可以拿自己举例子,说找到喜欢做的事情并坚持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但至少要先给自己创造一个足够大的平台;比如在学生第一次面对朋友的离去,感到无法释怀的时候,她会同学生讲,说逝去的人并不是离去,而是走出了时间的轮回,要去祝愿还要学着珍惜;比如还能让学生在开始的时候就觉得有这样的老师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老师可能也很难再和学生打成一片成为学生的朋友了,或许是需要承担一些额外的责任和光环,并且为学生考虑的多一些,就会变得像一个可敬的长辈。而朋友可能需要是有那种能拿出来彼此“不堪回首”的岁月来吐槽的人,比如彼此明明都是初出茅庐,却又故作成熟一本正经;比如知道过程并不都是一帆风顺,记得摸着石头过河然后被磕到脚的样子。虽然不常常挂在嘴边,但是却能放在心里的人。

说到这里似乎自己是变成了很幸运的那个,有了一个能放在心里同时又挂在嘴边的朋友和fdy。

其实写这些,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朴素的情感的表达和对自己的鼓励,希望自己也能在自己的位置上发挥出更大的价值。

所谓的朴素情感就是,明明知道很多同样很优秀的获得获得荣誉的人,也许他们的事迹让人更感动或者更有启发,但却总觉得和自己毫无关联,甚至觉得索然无味。

所谓鼓励,扪心自问,如果没有在电视节目上看到熟悉的名字,还会再想起以及有启发或者是感动吗?当然表达可能不会以这样的形式出现。但是这个熟悉的名字确实一直是在心中闪亮,这种闪亮可能是由于一次次的小细节,比如突然看到的有意思的文章分享,长期的用心的文章编排推送,一个人做事情到一个团队一起努力的过程,兼顾了工作生活和的能力,或者是源于很久之前的某次谈话,也可能映像中的对工作的投入和不断地自我追求,或者是因为那种能在琐碎的日常中能做出不一样的事情的力量。

推荐文章